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军事

海归揭秘日本围棋没落现状业余段位花钱就能

2018-11-05 10:14:22

海归揭秘日本围棋没落现状 业余段位花钱就能买

p>  □金陵晚报特派 李都

今年的晚报杯围棋赛,代表金陵晚报队的棋手中有一位“海归”棋手,他就是曾在日本留学4年的王劭业余6段。

在日本期间,王劭参加过很多当地的业余比赛,甚至还取得过全日本的。不过在王劭眼中,日本围棋如今已经远远落后于中国和韩国,“日本现在学棋的人口太少,也缺乏年轻的天才棋手,这也导致了他们在世界大赛上的成绩一落千丈。”

留学只花了家里8万块钱

王劭是地地道道的南京人,因为父亲酷爱下棋,6岁的时候,他就到白下体校学习围棋,师从如今已是南京棋院金牌教练的薛志明。

王劭告诉,他从来就没想过走职业道路,因此也没有参加过一次职业围棋定段赛。不过王劭是真正热爱围棋,到了如今三十多岁的年纪依然能保持较高的水平,得益于他平时的坚持。大学毕业后,王劭留学日本,在名古屋的一所大学学习半导体专业,王劭说:“在日本的生活非常辛苦,我从一开始去学语言到学成归来,一共只花了家里8万块钱,其他开销都是我靠拿奖学金和打工,那时候,我在日本一天要洗8个小时的盘子,而且工作强度很大,根本没有休息的时间,这样的生活一直坚持了两年。”

上学和打工之余,王劭的爱好就是下围棋,“大部分时候都是在上下,上的业余高手也很多,我在日本四年,棋力非但没有下降,还有所提高,就是经常在上下棋的结果。”遇到日本举办大型的业余比赛,王劭也一定会抽空去参加。日本的业余赛事是《朝日》主办的业余名人战,王劭拿过一次,王劭谦虚地表示:“那一次运气的成分很大。”但是王劭的棋力由此可见一斑。

日本业余段位明码标价

日本围棋这几年在世界大赛中的成绩非常差,对此王劭也深有感触。“现在,日本学棋的人口很少,在业余围棋界,还在下棋的基本上都是中老年人,青少年中很少有学习围棋的,这方面日本和中国没法比。”

名古屋是日本的第三大城市,据王劭估计,整个城市学棋的孩子不超过一千人,而在南京,目前学棋的青少年超过了5万人,如此悬殊的围棋人口和学棋氛围,也难怪日本围棋界很难涌现出好的苗子。

王劭认为,日本围棋的衰败与他们的制度也有很大的关系,日本的业余比赛没有任何的奖金,纯粹是争夺荣誉,主办方只提供食宿和交通的费用。而中国大大小小的业余比赛都有不菲的奖金,业余棋手靠下比赛和教棋就能生活,“这在日本是肯定行不通的。”王劭说。所以在日本留学四年,作为业余高手,王劭从来没有教过棋。

在日本围棋界,还有一个令人吃惊的怪现象,那怕你不会下棋,也能拿到业余段位。王劭介绍说:“日本棋院的业余段位只要花钱就能买到,而且明码标价,当然价格不菲。业余6段要花30万日元(约1万五千人民币);业余7段60万日元(约3万人民币);业余8段100万日元(约5万人民币)。日本棋院会在围棋专业报纸上出题,只要你把答案寄过去,交了钱,就能拿到段位证书。”

日本国手下指导棋收费低

在日本留学期间,王劭曾有幸和日本的高手羽根直树9段下过棋,王劭告诉:“羽根直树的父亲在名古屋开了一个道场,他每个月会来一两次,有一次是俱乐部的内部比赛,我前面赢了两个对手,就碰上了羽根直树。”

羽根直树是日本的超高手,就是这样的国手,当时他下一盘指导棋的价格只有5000日元(约合人民币260元),即使不考虑中日的收入差距,这个价格在中国的超棋手中也是不可想象的事情,在中国,一般的职业棋手下一盘指导棋的价格就要上千。

“我想羽根直树绝不是为了这点钱来下这一盘指导棋的,他是真的希望能有更多的人来学棋,他也想多带出一些弟子。”王劭说,“而且和羽根直树下指导棋,他只肯让先,不会让你两子。一般中国的高手下指导棋都是让两子,即使输了,也不会太难看,毕竟让子比较多。而在日本,他们的职业高手只肯让先,这样就逼着他们全力以赴,要是输给业余棋手面子上肯定过不去,所以你下一盘的收获会很大。”

不过即使这样,来找羽根直树下指导棋的人也不是很多,“基本上都是一些年纪大的老棋迷”。

王劭还认为:“由于日本国内的头衔战奖金都非常高,而这些比赛都不允许外国棋手参加,日本的职业棋手靠国内的比赛就能有不错的收入,所以对竞争更加激烈的世界大赛,他们也就失去了兴趣和动力。这也造成了日本围棋今天的局面。”

铝合金异型材定制
基坑护栏厂家
污泥烘干设备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