鹤岗信息港

当前位置:

掌御万界 第五百五十四章——人情债

2020/02/15 来源:鹤岗信息港

导读

掌御万界 第五百五十四章——人情债祁继利用齐天界核心水晶球,很快便找到了太一门的众人。而那位大雪山的聂天放和南荒的zǐ萱,也都跟着太一

掌御万界 第五百五十四章——人情债

祁继利用齐天界核心水晶球,很快便找到了太一门的众人。而那位大雪山的聂天放和南荒的zǐ萱,也都跟着太一门的弟子在一起。唯独不见师星白的踪影,不知道他多到哪儿去了。

祁继背着文天纲,直接找到了太一门的众人,开口便是问道:“诸位可见到我逍遥福地的师星白师兄了?”

太一门的司空风摇头说道:“刚才祁道兄救下我等之后,我们一时慌乱,也没有注意到师星白道兄,真是对不起祁道兄。”

祁继无奈地叹了口气,摆了摆手说道:“师星白师兄特立独行,自己走了,这也怪不得你们。”

这时,那聂天放走了上来,对着祁继深深拜道:“大雪山聂天放多谢祁公子救命之恩。”

那位zǐ萱姑娘也是立马走了上来,对着祁继施了一礼,缓缓说道:“南荒zǐ萱,多谢祁公子救命之恩。”

司空风等人虽然是太一门的弟子,不过却也都朝着祁继施礼,齐声说道:“太一门众弟子,多谢祁道兄救命之恩。”

祁继连忙将众人扶起,说道:“诸位不必多礼,快快请起,快快请起。”

太一门的司空风毕竟是六大派之一的弟子,祁继虽然有恩与他,但却不好失了太一门的脸面。听到祁继发话,便迅速站直了身体。

而那位大雪山的聂天放,却仍旧弯着腰,对着祁继说道:“恩公,我大雪山大野国,虽然比不上大衍皇朝和逍遥福地,但也算是雄霸一方。恩公,你救了我的命,想要什么,直说吧。我聂天放有的,现在就给你,没有的,我就去抢来给你。”

那位zǐ萱姑娘也是同样说道:“我南荒虽然比不上大雪山大野国,但却有不少灵丹妙药,祁公子想要什么丹药,我都可以给你。”

祁继闻言不禁有些发懵,他虽然顺手救下了这两人,但却不知道他们二人的身份。那大雪山大野国和南荒,祁继更是听都没听说过。

现在没有玄机子在身旁,祁继还真就不是认识这些一方豪强都是谁。

祁继为难地说道:“两位不必如此。说实话,我真不知道两位是谁,也不知道你们的身份。救下你们的时候,也没有想要你们报答什么。”

聂天放当即与zǐ萱对望了一眼,两人的眼神,都显得有些复杂。

这两人,一个是大雪山大野国的太子,一个是南荒老人的亲孙女。

大雪山大野国在野之荒东北角自成一国,被人皇封为大野国,国君被称之为野王。是八荒界内除去大衍皇朝之外,的国度。虽然只是偏远小国,不过能在野之荒屹立多年,其国力可想而知。

而zǐ萱则是南荒老人的亲孙女,被视为南荒明珠。南荒老人是当世炼丹高手,本身也是一位三劫散仙。在整个八荒界也有极大的影响力,而zǐ萱深受南荒老人的宠爱,其身份甚至不低于当今人皇公主。

祁继现在救下了他们二人,便是让他们欠下祁继一个天大人情。如果这个人情不能在齐天界内解决,若是到了外面,可就不是他们二人欠祁继的了,而是大雪山和南荒欠逍遥福地的恩情了。

这样牵扯下来,这件事可就成了一件大事,甚至能影响整个八荒界了。

两人都是世家豪强子弟,对于这样的事情,都是心知肚明。生怕牵扯到自己身后的势力,影响他们身后势力的判断。

只不过祁继的确没有想过要什么报答,而且他刚刚得了祁天宝藏,身上的宝物数不胜数,更是不需要什么东西。

这时,司空风上前一步,对着祁继说道:“祁继道兄,这两位一位大雪山大野国的太子,一位是当世炼丹高手南荒老人的孙女,你有什么想要的东西,或者想做的事情,这两位都是可以帮你的。”

司空风这么说,明显实在提醒祁继,大可以以此要挟,榨取不少好处。

聂天放再次说道:“恩公,需要什么大可直言。”

zǐ萱也是说道:“能办到的,我们二人自然会去办。”

可是祁继却两手摊开,直接说道:“可是我真的没什么想要的。”

说到这里,祁继猛然想起还被扔在地上的文天纲

,便直接将文天纲放在他们面前,直接说道:“你们两个要是非要报答我,那就好好帮我照顾我师兄吧。他刚才为了帮我受了重伤,我已经被他服下了丹药,只是他现在还很虚弱。两位只要照顾好他,就当是报答我了。”

祁继这话一说完,聂天放和zǐ萱都是面面相觑。而司空风则是直接拦了上来,说道:“这点小事,由我来办即可。文天纲道兄,帮你抵抗那黑熊神魔,也算是救了我们。照顾文道兄,我太一门自然是义不容辞。”

司空风也算是仗义,硬是要帮祁继揽下这个人情,生怕他错过了这么好的机会。

司空风虽然是一片好意,不过祁继却还真就不在乎大雪山和南荒的人情。祁继五位大哥都是散仙,手下五尊神魔悍将,这等势力完全足够在八荒界横着走了。

祁继无所谓地摆了摆手说:“那你们就一起照顾吧。我还要去找一找师星白师兄,诸位告辞了。”说着,祁继毫不犹豫地便离开了。

众人看着远去的祁继,互相看了看,表情各不相同。司空风是想帮祁继一把,让他揽下大雪山和南荒的人情,却没想到反而是自己妄作小人。

而聂天放和zǐ萱,却是不明白祁继放着大雪山和南荒的人情不要,是真不需要,还是想要放长线钓大鱼。

众人沉默了片刻,zǐ萱突然朝着文天纲走了上来,以灵识探查了一下文天纲的伤势。

随即,zǐ萱便轻咦了一声。

聂天放紧张地问道:“怎么样,是不是他伤势太重,救不回来了。”

zǐ萱轻轻摇头说道:“这位文公子气息平稳,真力充盈,根本就不像重伤的样子。”

司空风却不禁笑道:“这怎么可能,刚才咱们被那黑熊神魔压制,全都是有伤在身。就算刚才祁继护着文天纲,他也不可能一点伤都没有。”

zǐ萱微微皱眉,随后说道:“两位可以自己看看。”

聂天放和司空风闻言,俩忙探查起了文天纲的情况,的确如zǐ萱所说。文天纲根本没有丝毫的受伤,虽然还在昏迷,不过却像个睡着了似的。

zǐ萱不禁呢喃说道:“为什么会这样?”

司空风笑着说道:“看来这祁继身上的灵丹妙药也不少,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治好文天纲的伤势,恐怕也不是凡品。难怪他不肯要zǐ萱姑娘的人情,因为他根本就不缺丹药。”

zǐ萱闻言,不禁陷入沉思,默默地说道:“难道真的是这样?”

而聂天放则是朝着祁继远去的方向看了看,不禁笑着说道:“这个祁继还真是有意思。”

标签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