鹤岗信息港

当前位置:

雨墨绝境逃亡传奇小说江山文学网

2019/07/13 来源:鹤岗信息港

导读

新春来临之际,在外漂泊游子,抱着对新年的期盼,对家人的祝福,大年三十年夜之前,从外地赶回家与家人团聚,其乐乐融融过大年。城市车站,码头,航远

新春来临之际,在外漂泊游子,抱着对新年的期盼,对家人的祝福,大年三十年夜之前,从外地赶回家与家人团聚,其乐乐融融过大年。城市车站,码头,航远公司,也就是这个时间段进入春运高峰期。装扮靓丽的城市,拥堵的十字街头,闹市,街区,行人来往匆匆。  我们叙述的故事发生在腊月29日下午2时许,故事的主人公是两位一胖一瘦的男性青年,他们来自于偏远山区,外出打工一年之久,同乡农民工。体态微胖的青年男子名叫山娃,他为人忠厚老实,长得一尊憨厚滑稽般的模样。长相尖嘴猴腮体态偏瘦的青年,他名叫海娃,给人一种做事不太靠谱般的模样。山娃和海娃俩人年初离开自己的故土家园,抱着对美好生活的向往与期盼,背着行囊进城务工。在劳务市场一次偶遇,山娃和海娃遇上了一家机砖厂招工人员,很顺利成为这家机砖厂劳务人员。一年来,他们俩人在机砖厂任劳任怨装窑搬砖,时间,在他们两人辛勤汗水浇灌下,时光的脚步,在不知不觉中悄然流逝而去。快要过年了,他们两人抱着对家人的思念,乘坐列车回家过年。  乘坐本次列车旅客,伴随节日的临近,列车车厢欢庆喜悦的乐声中,面带嬉笑欢颜。可是,坐在本次列车厢内座位上的山娃和海娃俩人,愁眉紧锁,苦不堪言,他们俩人沉闷的心情怎么也高兴不起来。列车在欢乐声和他们俩人神情不安思索中,缓缓驶入火车站。列车靠站停驶,山娃和海娃已取下放在货架上的行李,随车厢下车旅客走下火车站站台。在通往火车站检票口人群中,山娃和海娃俩人若显神色不安,面部表情处于高度紧张状态。他们俩人跟随着流动旅客缓慢的步伐,诡秘的眼神,时不时地,沿通往出站口的通道四处东张西望。  游动前行的旅客一一通过春运例行安全检查,走出检票口。正当他们俩人缓慢的走到检票口时,忽然发现正在忙碌中进行例行检查的公安干警和站务武警勤务工作人员,他们两人似乎觉察到什么?瞬间,山娃和海娃再度缓慢了前行步履,不同而曰的毛骨悚然。走在通道左侧的山娃,他用神情诡秘的眼神向走在右侧身边的海娃使了使眼色。海娃顺眼望去,看见正在忙碌中进行例行检查的公安干警和站务武警勤务工作人员时,顷刻间,海娃行若惊弓之鸟,一副惊慌失措的模样。山娃颤巍的左手抖了抖装得鼓鼓囊囊的尼龙行礼袋,恍惚间,他再次停住了前行的脚步,深呼一口冷气,用心调整着紧绷绷的面部肌肉,然后转过身来示意海娃,保持冷静,不要慌张。  正当山娃和海娃他们俩人临近检票口,逢巧,就在这时,到了公安警务干警和武警官兵换岗时间。站在海娃身前的山娃,他鬼溜溜地转了转贼星星的眼珠,趁公安干警换岗一时的疏忽和漏洞,提着鼓鼓囊囊的尼龙行礼袋,匆匆溜出检票口。  就在山娃走出检票口不长时间,海娃也顺利通过了检票口,他大踏步向山娃身旁走来。站在出站口门前的山娃,他看到海娃顺利通过检票口,这才松下一口气来。海娃来到山娃身边,他们俩人站在出站口门前稍作调整休息,这才提起放在地面上鼓鼓囊囊的尼龙行礼袋,穿过横贯检票口门前一条东西马路,来到对面是一家长途汽车站门前停下了脚步。他们俩人站在门前,用一种诡秘的眼神眺望着,人海伏潮般的城市,经往身边匆匆步履的行人,和车站停车场,依次登上前往不同方向的大巴乘客。他们俩人万般无奈揣了揣各自衣兜,唯见俩人兜里没有几个铜仔,山娃和海娃只好扫兴转身离开长途汽车站门前。  他们俩人左转弯穿过人海伏潮闹市人群,过几条马路,几条巷街,来到城市中心广场之央。  腊月29下午的城市中心广场,新春佳节日益临近。城市里的沿街超市门店,店前悬挂着一盏盏火红的灯笼。绚丽多彩的城市干道,不同地域的喜庆景观,整个城市的角角落落装扮得格外祥和喜庆。走在大街小巷兴高采烈的行人,手里提着各种各样办置的年货,高高兴兴经往城市中心广场。  站在城市中心广场之央的山娃和海娃,他们俩人穿着灰厚的大棉袄,手里提着嘟嘟囔囔尼龙袋行礼包,他们瞭望着车水流萤城市干道,瞭望着眼花缭乱的人海伏潮,他们身陷茫然失措神情之中。这时,站在山娃身边的海娃内心开始有点浮躁,他很不耐烦地说道:“山娃哥,你说,明天就是大年三十了,咱,带那玩意,进不去长途车站,沿透辆车又是满员,山娃哥,你说咋办?你的弟妹,还在家等我,回家过年呢。”  山娃听到海娃满腹牢骚,于是他恼羞成怒,很不耐烦地大声对海娃嚷嚷道:“过年?你说,咱俩出门一年多了,不但没挣到一分钱工钱,还惹下这等麻烦,你说,没钱回去,过啥球年?咱俩回到村子,家人和老婆,咱暂且不说,你说,若遇上个村子的熟人,咱俩这张脸,都臊得慌。再说了,你揣揣你兜里还有几个铜钱?没钱坐车,我们怎样回去过年?”  海娃:“山娃哥,你说,我们该咋办?你也知道的,我在家的时候,我怕的就是你弟妹,她这人心眼好,就是爱闹腾,要是跟你闹活起来,那劲头,没完没了的,如果让她知道,我们俩如此狼狈,她不把我一脚踹出门外才怪呢。山娃哥,你不是不知道,就在前两天,你弟妹,她还嚷嚷着让我寄钱回家,可是,老板不给我们发工钱,那次算是糊弄过去了。那时,我在想,这不快到年底了吗?老板,他总会发给我们工钱的,可是,谁又料想到,我们俩遇上这么个黑心老板,非但没拿到工钱,还,还让你我惹下这档子麻烦事。山娃哥,你说,现在,咱该怎么办?我,我豁出去了,我什么都听你的。”  山娃仔细倾听海娃的一番牢骚,他那双圆滑的眼珠咕噜咕噜这么一转,忽然脑筋灵机一动,突然想到了什么。他不加思索地转过身来试问着海娃:“海娃,现在,就有这么个办法,你我不但能拿到钱,回家过年,如果运气好些,说不定,你我还大发一笔横财呢。”  海娃:“呵呵,(山娃苦笑一番)山娃哥,我不明白,你别开玩笑了,拿我开涮了,你说,这大过年的,我们俩到哪弄那么多钱?还发一笔横财呢,就是抢银行,也快过点了,到了明天,全都会关门停业。”  山娃:“海娃,你连哥的话都不相信了,你凭良心想想,哥啥时候,亏带过你?”  海娃:“我知道,你在村里守信用,人仗义,一个萝卜一个坑,一口唾沫一个坑,你是没有什么亏待过去的地方,可是?你说,明天就是大年三十了,单位放假的放假,门店关门的关门,你说,你到哪弄这么多的钱呢?”  山娃:“这还差不多,你不知道,有句话,是怎么说的来着?什么事情都是人逼出来的,既然黑心老板他不仁,我们也不义。我已经想好了,也侦察了一番,你瞅瞅,那跑出租的车,个个都是满员,大过年的,在城里,那个出租车司机身上,不挣几个钱?咱们一不做二不休,该怎办就怎办。”  海娃:“山娃哥,你是说?”  山娃洋洋得意地点了点头:“嗯嗯。”  海娃:“山娃哥,你说这大过年的抢劫?不行,不行。现在,就连做贼的,过年的时候,也给自个放假,回家过年。你说,咱俩本本分分的人,怎能干违法的事呢?”  山娃急忙堵住海娃的嘴小心翼翼说道:“小声点!你想害死我俩呀!那我问你,你尼龙袋装的那玩意?算不算违法。”  海娃:“山娃哥,那是两回事。那是呗黑心老板逼得。现在咱俩去抢劫,这样没道理?我,我不干。山娃哥,那是要坐牢的。再说了,山娃哥,你说,咱俩出来一年多,没挣到钱,落下个坐了大牢的下场,那不被村子人笑死才怪呢?山娃哥,咱俩,咱俩还是别干这个?我我可不想坐牢,那样会让村子人,瞧不起的。”  山娃:“你不敢?你可想好了,这次回家,你我没一分钱,不但回不了家,就算你回去了,你有脸进家门吗?就是你进了家门,也抬不起头来,也会被弟妹一脚,踹到门外。海娃,你好好想想,干,还是不干?”  海娃:“山娃哥,可是,可是,一旦出了事,那是要判刑的?”  山娃:“瞧瞧你,没出息的样,如果出了事,有哥为你全担着,真想你说的那样,我就说是我一人干的,与你无关。再者说了,咱们这次抢劫,只为钱,用你兜里的家伙,吓唬,吓唬,等拿到钱,你我不就可以回家过年?这件事,你不说,我不说,鬼才知道,我们的钱是从哪来的?”  海娃:“山娃哥,那说好了,咱们只要钱,不伤害人家性命?”  山娃:“不伤害人家性命。”  经山娃和海娃俩人一番教唆和商议,终达成共识。他们俩人商议达成共识之后,沿街走在城市的道沿上,边走边四处打探琢磨寻找着作案目标。  少时许,俩人在不知不觉间来到一家出租车营运公司门前一百米之处,一家公司围栏墙外。他们俩人诡秘探视中的眼神缓慢了前行的步发,忽然毫无意识地停下了脚步,山娃站在原处,用一种诡秘的眼神示意海娃。海娃顺眼望去,此时,在百米之外出租车门前有几个刚拉过活的出租车司机,他们喜笑欢颜,哼着小曲,在忙碌着擦洗着自己的车辆。山娃和海娃看到眼前的这一场景,俩人形若天上掉下一笔横财那般欣喜若狂。山娃很是得意地点了点头,对海娃说道:“海娃,看见没?”  海娃:“山娃哥,我不明白,看见什么?”  山娃诡秘地翘起下颌顺着女出租车司机擦拭车辆的方向示意海娃:“那位女的。”  海娃:“在哪?”  山娃发现站在身边呆头呆脑的海娃,于是他满腔的怒火气,很是气愤地对海娃说道:“你想哪儿去了,那位,正在擦拭出租车的女司机!”  海娃呆头呆脑嘿嘿一番傻笑,翘了翘嘴说道:“嘿嘿,哥,我还以为?那边的那位美女,嘻嘻。”  山娃:“海娃,现在都火烧眉毛,你还有心思开玩笑,站一边去。”  海娃:“山娃哥,你别生气吗,我想好了,我听你的,你说咋干,就咋干,好不好?山娃哥,你不要生气好吗?”  山娃:“好,我不生气,既然你已经想好了,可不能反悔啊?”  海娃:“山娃哥,我,我听你的,对天发誓,绝不反悔。”  山娃:“不反悔?”  海娃:“山娃哥,为了回家,为了早点见到你弟妹,一起过年,我山娃对天发誓,绝不反悔。”  山娃和海娃捕捉到目标,俩人很快来到女出租车司机车前。按照山娃和海娃事先商议,由山娃和女出租车司机搭讪。于是山娃他拉着当地家乡口音嚷嚷着,向正在擦洗车辆的女出租车司机问道:“哎,我说,这位师傅,跑趟长途,去不去?”  擦洗车辆的女司机听到山娃问话,急忙转过头来,站在原地全身上下分别打量山娃和海娃俩人一番,这才与山娃搭讪问道:“你们俩,这是要去哪里?”  山娃急忙上前补充说道:“幸福村。”  出租车女司机:“幸福村啊?”  海娃连忙促他们俩人之间说道:“哎,幸福村,幸福村。”  女出租车司机:“幸福村啊,那可老远的呀,跑一趟可以,不过,二位兄弟,咱可提前说好,跑一趟可以,你说,这大过年的,价格吗?那可是要加价的。”  山娃:“大姐,我一看您就是一个热心肠的人,价钱嘛,好商量,好商量,你说,跑一趟幸福村,大概多少钱?”  女出租车司机:“700。”  山娃:“700啊!我说大姐,700,有点贵吧?你说,这大过年的,能不能压压价,压压价,便宜点?”  女出租车司机:“你说,这大过年的,700,我没多要你一个仔,(说话间,女司机上下仔细打量他俩人一番,瞧了瞧,他们俩人寒酸的样,思索片刻)我看你们俩也不像是挣大钱的人,你们挣钱也不容易的,我让出50,650,这个价,我已压格,再不能少了。”  山娃:“大姐,我们也不瞒你了,我们俩从家里出来已经一年多了,也没挣几个钱,我看大姐也是个爽快人,600,就这600元钱的价格,也足够我们俩,半个月的生活费呢,再说了,大过年,600,图个吉利数,怎么样?”  女出租车司机:“600?(女出租车司机寻思片刻接着说道)600就600,我看你们俩都是本分人,出门在外也不易,那就600。”  胖子:“600?”  女出租车司机:“600,上车。”  山娃与出租车司机谈好价格,他们俩人在女出租车司机热情招呼下,迅速打开车门,登上小车,坐在后座的位置。  这时女出租车司机见俩人已经坐稳,她这才转身打开点火启动车辆。红色出租车在女司机驾驶下,缓缓离开出租车营运公司门前,行驶在繁华城市间一条笔直的大道上。正在前排开车的女出租车司,从头顶悬挂的倒车镜上,发现坐在后排的山娃和海娃俩人愁眉紧锁,闷闷不乐般的模样,为给俩人解闷,她顺手打开音响,瞬间,车内传来《常回家看看》美妙音乐声响。伴随着美妙的音乐,女出租车司机踩下油门,开始加速。这时,坐在前排正在开车的女出租车司机为了帮助他们俩人解闷,边开车边与身后的山娃和海娃俩人攀谈起来:“我说,两位小兄弟啊,你们俩这次出门,有一年多了吧?”  山娃:“嗯,快一年了。”  女出租车司机:“你们俩这一出来,可苦了你的爱人了,她在家,不但要照顾孩子,还要分担家务,这不,要过年了吗?你的爱人在家,等着你们回家,过年呢。” 共 13614 字 3 页 首页123下一页尾页

闭经带来的危害怕你承受不了,尽早预防不孕
哈尔滨的专治男科研究院
云南治癫痫病好的研究院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