鹤岗信息港

当前位置:

北京五环内铁路线平交改立交工程8年没动静

2019/07/14 来源:鹤岗信息港

导读

北京五环内铁路线平交改立交工程8年没动静老道口工王志宽值班时每天要开关200次道闸摄影/本报郝羿每到上下班高峰时段,手帕口道口就会出

北京五环内铁路线平交改立交工程8年没动静

老道口工王志宽值班时每天要开关200次道闸摄影/本报郝羿

每到上下班高峰时段,手帕口道口就会出现几千人等待通过的壮观场面摄影/本报郝羿

手帕口道口紧邻西二环,是距离京城核心城区近的铁道口制图/邓宁

2008年曾经“平改立”的道口施工现场如今没了动静摄影/本报郝羿

2014年5月7日早上6点40分,阳光洒满京城。头发斑白的道口工王志宽骑着“电驴子”准时来到了紧邻西二环,距离京城核心城区近的铁路道口——手帕口道口。道口间川流不息的人流、车流从老王身边匆匆而过,他一如往常为人们开关着保障生命的道闸。老王心里知道,这一天是他退休前的一个班次了。王志宽说,12年,整天为市民安全提心吊胆的日子终于要结束了。手帕口道口“平改立”呼吁多年,没想到自己退休了,这个路口还是没有退休。

道口离城中心近道闸每天开关超200次

手帕口道口(铁路部门称为“农服所道口”),隶属于北京铁路局丰台工务段。它在北京的铁路道口中小有名气。它北靠北京西站,南临广安门站,是京九线和柳广线客车的必经之路。因为紧邻西二环,也成为距离京城核心城区近的铁道口。

多年来,手帕口一直是平交铁道口,小马厂路和手帕口北街在铁道线上形成了十字路口。四周的居民小区林立,西侧有北京十四中和顺天府超市,东侧还有天宁寺小学。每天上下班高峰期,常常会形成几千人等待通过道口的壮观场面。据测算,在高峰时段,这个道口每分钟机动车的通行可以达到60辆。由于人多压力大,该道口设有24名铁路道口工,每天分两班值守,可以说是京城道口工多的一个站点。

5月7日上午,手帕口道口像往日一样繁忙,家长紧紧拉着孩子的手,小跑着通过铁道。赶着上班的人群骑着自行车、电动车如潮水般地在道口中穿行,所有的人都不想在上班这个点儿赶上过火车。

7点55分,道口边发出提示:“下行列车即将通过,请行人注意安全。”紧接着一连串的滴滴滴警报声急促响起。随着道口工孙春生的一声“关门”令下,守在道边的王志宽按动手里的遥控器,30多米的电动道闸开始闭合。7点59分就将有一趟北京西站开往衡水的Y501次列车从此通过。

正值上班的高峰期,为了不被火车拦住,不少居民并没有停下脚步,一些人反而以冲刺的速度冲进越来越小的闸口缝隙,老王和他的同伴挥舞着手臂,尽可能地将冲关的居民一一拦下。7点59分,Y501次准时呼啸而过,道闸重新开启。原本被清空的铁道口,一下子又被人潮塞满。人、自行车、小三轮,甚至是推着老人的轮椅全都交织在了一起,通过速度缓慢。就在人们走了没有5分钟后,警报声再次响起,又一次的重复又将开始。翻开道口工的记录本,这一天,早上7点09分到8点10分,就有8趟火车从这里通过。

老王回忆,1996年以前这里只是拥有一条专用线、每天只通过几趟车的小道口,边上是不多的几处平房。1996年北京西站启用,这里由单线变成了双线,进出北京都可以走车。“开始每天也就40到50趟列车通过,现在仅图定列车一天就要通过百余趟。每天这个路道闸开关的次数起码要超过200次。”[1][2]下一页火车多路人急

道口工成了“挨骂”的活儿

老王退休仍然没盼到人和火车“分离”。

通过的车多了,道口附近的居民也越来越多。先是盖起了4层的小板楼,后来干脆盖起了29层的大高楼。火车多,人也多的矛盾日益凸显。老王说他2002年5月正式到手帕口道口上岗,从上岗开始道口就一直没有改成立交,人车混杂,稍不留神就会出现危险。为了群众的生命安全,在这个道口拦停火车的突发状况发生过多次。

在厚厚的记录本上,北青报看到了这样一条拦停火车的记录。2013年9月16日下午13点17分,手帕口道口里,一辆出租车和一名骑车人突然发生剐蹭,司机和行人在道口里争执起来,虽然道口工极力劝阻疏导,但两人根本不听。这时K572次列车即将通过的压道铃已经响起,道口工在情急之下果断采取措施,在列车距离道口400米处拦停了火车。看着高大的火车头停在面前,所有的人都吓出了一身冷汗。为了奖励当班道口工赵海龙、刘胜明,北京铁路局特别给他们颁发了一万元的重奖。

12年的道口工,老王见证了铁路安全设备的更新换代。“以前道口出现危险,我们不能和司机直接通话,都是通知车站,由车站再和司机联系停车。”老王说一边和司机联系,一边道口工还要举着红旗一路奔跑去迎火车,奔跑的距离以看到火车并让司机看到红旗为止,跑上一千米都是常事儿。

现在不同了,如今的手帕口道口配备了全的安全设备短路刀闸、故障报警器、遮断信号机等专业设备,可以让道口工在危险发生时时间拦停火车。当危险发生时,这些设备会被同时按下,安装在铁道两边的信号灯就会变红,道口工也可以和司机直接通话,多重保险让市民的生命可以得到保障。

虽说有了这么多的保障,但老王心里还是觉得这里及早改成立交道口更安全。“有时候,早上要连续过三四趟火车,两边的居民一等就是十几分钟。大家心里急,矛盾也就多。”道口工成了挨骂的活儿,听别人的冷言冷语已经是家常便饭。由于等待时间长、堵车,人们将怨气都撒在了道口工的身上。老王顶着一头白发也要听别人的数落,“我理解大家,都是不方便闹的。”

老王即将退休,离开他的第二个家——手帕口道口,接班的是现在班组里20多岁的年轻道口工们,继续重复每天200次的开关闸。

探因

“平改立”搁浅8年没动静

2012年全国两会时,全国人大代表、北京铁路局常务副局长朱惠刚曾表示,五环内目前仍有30处铁路平交道口。当年北京铁路局将会同政府有关部门,率先推进五环内几大繁忙交通干线的铁路平交道口改立交的工程。像西城区手帕口铁路平交道口,就会在当年启动改造。但是,改造工程并未如期进行。

经过走访,了解到,手帕口道口的平改立并非一直没有动静。在道口西北侧一大片围挡围住的空地里,蓝顶的简易工棚已经荒废。隐约还能看到里面的大坑。附近的居民说这片空地就是道口平交改立交的施工工地。据居民介绍,2006年市规委就正式批复了手帕口铁道口平改立工程。2008年动工时,是想在铁道下面挖一个下沉通道,人流和机动车走地下穿铁道而过,从而达到火车和汽车的分离。但是,工程刚开始就遭到了附近居民的反对,大家担心地下施工会对铁道边的居民楼造成危险,坚决抵制,平改立的工程也就搁置了下来。从批复到现在已经将近8年过去了,这里的交通情况如何改善仍然没有定论。

昨天,北青报在手帕口道口看到,为了避免造成更大的拥堵,早上6点30分至10点,晚上6点30分至9点30分,该铁路道口不允许机动车行驶。这两个时段的封锁,加大了广安门桥往北二环路段的车流量,公交车和私家车只能绕行广安门桥或六里桥。道口封闭也让这里成了公交车真空地带,居民出行只能走上十几分钟到近的达官营或是白云桥去乘车。

对话

希望接班人能赶上道口改造

对话人:老道口工王志宽

北青报:12年道口工,您觉得平交铁路道口危险在那里?

王志宽:以前车少、人少不怎么危险。现在火车多了,附近的居民也多了,公路和铁道交织在一起,上下班的人常常出现和火车抢行的举动,虽然我们都提前关门,但仍然很危险。而且,一旦机动车在铁道口里熄火儿,汽车推不出去,我们这么密集的火车通过量,就得拦停火车。反应慢了,后果不堪设想啊!

北青报:手帕口道口有过“平交改立交”的动静吗?

王志宽:几年前好像动来着,后来因为居民的反对就停了。每天,列车和行人就还这样过着。事故倒是没出过,可混行确实给附近的居民带来了不便。

北青报:您退休了也没看到这个道口“平改立”,遗憾吗?

王志宽:遗憾,我觉着还是早点儿改了好。改成立交,火车和汽车行人各走各的道儿,上下班高峰会大大减少堵车的时间。路不堵了,我们也就不挨骂了。希望接班的年轻人能赶上手帕口道口的改造。

本版文/本报王薇

本版摄影/本报郝羿

原标题:北京五环内铁路线平交改立交工程8年没动静

原文链接:

稿源:中国青年

作者:

前一页[1][2]

seo技术需要学什么
微店怎么宣传
怎么注册微信小程序
标签

上一页:清贫乐

下一页:随缘8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