鹤岗信息港

当前位置:

排古佬江山文学网

2019/07/14 来源:鹤岗信息港

导读

很久以前。洪江镇有个姓赵的排古佬,体形高大威猛,58岁了,好几代人都是吃水上饭的,代代人都有名。他们一家早就很发达了,每次都是放大排(上千个

很久以前。洪江镇有个姓赵的排古佬,体形高大威猛,58岁了,好几代人都是吃水上饭的,代代人都有名。他们一家早就很发达了,每次都是放大排(上千个立方)。排有三十多个水手和杂工,上面修有好间房子、简易工棚,为了生活方便,磨子、碓马(石臼)都带上了。排大,水上行进速度慢,下一趟常德一般要十几天,路上要遇到麻烦时间就更长了。  有一年秋季,沅水涨了水。赵排古从洪江发排开向常德,沿途要经过“三脑九洞十八滩”,路途遥远。险象环生。日夜兼程足足行走了半个月,一天,下午快五点了才到德山。排在河中央的线水(水中间,流速很快的地方)上,向德山码头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总是无法靠近。结果,排离线水不远,离码头还有两百米,排上的人一齐用力都毫无用处,排就停在那里不动了。赵排古知道下面是很深的河水,没有暗礁,不存在搁浅。既然不动也就只能安心休息了。  到了夜深人静的时候,赵排古用皮纸搓成油捻子,用桐油泡透点燃,做成火把,纵身跳进河里,仔细查看排底每个地方。他游过来游过去看了好几遍,没发现很明显的东西影响木排的移动,仅仅看见一根蜘蛛丝从排底牵到岸边,他知道遇上高人在作祟。  天亮以后,他像什么事都没发生过,该吃就吃,该玩就玩,谈笑风生。快到中午时,他叫了个小筏子,上岸到德山码头上一家有名的茶馆听“三棒鼓”,喝大碗茶。他是这里的常客,很多人都认识,有的人很熟。他一边喝茶一边向熟人打听:“附近有谁懂江湖的名堂?”一个熟人说道:“镇西一家“戴记油漆铺”的戴老板,懂一些茅山法术,很喜欢显示,常常为难外地人。”赵排古心里有了数。  第二天,吃过早饭后,尧排古带着一个下人,准备了拜帖,在码头上的铺子里买了点糖酒,去镇西拜见戴老板。戴老板知道尧排古来的目的,也让座泡茶和尧排古闲聊起来。尧排古是个出门人,和气生财,十分客气地说道:“戴老板啊,小弟到德山混饭吃,不止一天两天了,按规矩早就要来拜码头的,只是小弟愚钝不懂事,也不知道大哥是个行家,上门来迟了,还望戴老板、戴哥哥大人大量,不要与小弟一般见识,原谅小弟这回吧,以后小弟就知道怎么做了。”戴老板一脸奸笑,口口声声说道:“鄙人只是一介愚夫,只知道买卖油漆赚点蝇头小利,不懂江湖名堂。”尧排古知道,现在不管讲到唇干舌燥、嘴皮起泡,戴老板也不会轻易放过自己的,必须有个很体面的下台阶,于是就说道:“今天我们不多聊了,我明天在排上摆上几席,中午前后开席,请戴老板哥哥务必赏脸,届时小弟率所有手下,向哥哥赔礼道歉。”戴老板听了心里好像很舒服,就满口答应了。他心里想:你一个跑码头的,连规矩都不懂,我不玩你一下,你们怎么知道德山码头上还有我姓戴的这个人呢?  第二天,快到中午的时候,戴老板也带了个下人来到码头上,叫个小筏子送到尧排古的木排上。只见排中央小木屋里,用两张八仙桌连起来摆成相席,排面上还另外齐齐摆了十桌席,席面很丰盛。排上全体水手、杂务,分别列成两排,尧排古居中,十分隆重地恭候戴老板。尧排古见戴老板上了木排,不敢怠慢,上前迎接,说了不少客套话,尧排古拉着戴老板的手,并排走进小屋子里,非要他坐上席。刚刚坐定,尧排古端上酒,带领大家,一起举酒向戴老板赔不是,以后还要戴老板,在德山这一亩三分地多多庇护。说得戴老板心花怒放,忘乎所以,真的认为自己是天下高人。相席上说一阵吃一阵的,快到五点了,排面上的下人早就收拾好碗筷了。戴老板趁着酒性对尧排古说道:“尧老弟啊,叫你的手下把木排靠到岸边上去上上下下的才方便。”尧排古率众人再一次谢谢戴老板。叫大家赶快行动,木排很快就顺利靠到岸边了。众人又一股劲吹捧戴老板,戴老板更是得意忘形了。  戴老板早已酒足饭饱了。尧排古叫下人撤了碗筷,泡上碣滩名茶,又天马行空的吹了一阵。眼见天快要抹黑了,戴老板说要打道回府。尧排古又一番客套,说道:“小弟非常感激哥哥的大恩大德,我这木排几天全都买掉了,排上的东西就要送人的。哥哥如有看得上眼的,尽管拿去。”戴老板环顾下整个木排,也没有什么好东西。他看见排上有一副全新的小石磨,想到自己家里的石磨子,上块磨损得厉害,差不多要报废了,于是就说:“好啊,既然尧老弟这么豪爽,我就不客气了,这块磨子我就要了。”他用自己的拄路棍,往磨片上轻轻一插,就像是用筷子插到豆腐上一样容易,然后就用拄路棍挑着磨片要走。尧排古见了,哈哈大笑,用手在戴老板的肩后背上,一连拍了九下,边拍边夸道:“好啊好啊,哥哥了不起,厉害厉害真厉害,你让小弟大开眼界了。”尧排古这九下已经暗拍下九颗阴钉,要是戴老板不来道歉,三天后必死。戴老板自恃法术高深,哪里知道遭了暗算,心里甜滋滋的,挑着石磨片满意而归。  戴老板回到家不久,突然感觉后背剧痛难忍,联想到自己在排上被尧排古拍了九下,这才意识到自己着了尧排古的道。忙叫来自己的老婆,跟她说道:“我今天着了尧排古的道了,他在我背上钉了九颗阴钉。我要躲进仓(装粮食用的,密封性好,不透光)里施法医治,你一定要为我把好关,九天之内不要打开仓门,不然我就死定了。”老婆向他建议:“你就服输吧,叫尧排古解除法术,何必要和他斗呢?”戴老板说:“我只要逃过这一劫,再去会他,让他跪在地上求我。”说完,自己进了仓,叫老婆将仓门关好,再三嘱咐老婆不要提早开仓门。  三天以后,尧排古掐指一算,戴老板没死,他自己在施法术医自己呢。要是让他活下来,自己就性命难保。必须想个办法,破了他的法术。到了第八天,尧排古想到一个办法,决定冒险前去试试。  戴老板施法的八天早上,尧排古到了戴老板家里,他老婆不认识尧排古,尧排古隐瞒真姓名,对他老婆说道:“我是戴老板的好友,前年我俩到长沙进油漆,我向尧大哥借了两百两银子,现在我赚到了不少钱,今天就是来还银子。”他老婆说:“我那当家的出门收帐去了,要等后天才回来。要不,你把银子交给我,我等他回来,说明白就是了。”尧排古觉得希望不大,但也不灰心,就耐心地说道:“嫂夫人啊,这可不好啊,有道是‘钱问经手,肉问提手’,隔了手就容易扯麻纱的,原来戴大哥是一番好意,要是为了这点钱,我们两家弄出隔阂来,钱是小事,伤了两家的和气就不值了。我要是这次不把这笔帐了了,明天我又要出远门,不知道几时才有时间再上门来啊。”原来他老婆怕失去收钱的机会,就说了实话:“我那当家的,几天前着了一个排古佬道,他自己正在施法医治自己。”尧排古装作很惊讶的样子,忙问道:“哦,有这事吗?现在几天了?”他老婆说道:“现在有了八天了。他说九天就能医好自己。”尧排古一听,做出一副很气的样子,忙说道:“你们女人就是头发长见识短,一个好人不吃不喝七天就必死无疑,何况一个受伤的人,能挺过八天吗?我看他早就死了,不知现在蛆都生了多少。嫂夫人啊,还不赶紧开门看看,要是他还活着再关上门也不迟啊。”  戴夫人迟疑了一会,心想:好人七天都要饿死,病人怎么能熬过八天呢?可能真的早死了,于是迫不急待打开仓门。  戴老板自从进了仓以后,自己用刀割下自己的头,用手举着头自己舔自己的伤口。老婆出于关心,打开了仓门。戴老板猛然见到有光射进来,急忙将头戴在脖子上,忙乱之中头戴反了,脸朝后背。等老婆把仓门打开完,他也站起来了,见到尧排古远远地站在一旁,他很泄气地说道:“你赢了。”尧排古一言没发,转身就走了。戴老板对老婆很埋怨地说道:“我叫你九天之内不要开门,你不听,现在你就准备我的后事吧,三天后我必死。”  人在江湖中闯荡,要知道人外有人,天外有天。凡事适可而止,不要太过了。   共 3010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男性不育要做那些诊断分析
黑龙江的专科研究院治疗男科
症状
标签

上一页:火的生命

下一页:听琴1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