鹤岗信息港

当前位置:

塑像

2019/07/14 来源:鹤岗信息港

导读

我是一尊石砌的塑像,在这世间已千年有余。我的每一根神经都已麻木千年之久。我没有眼泪,不懂人情事放。因此每一个人都敢来羞辱我。

我是一尊石砌的塑像,

在这世间已千年有余。

我的每一根神经都已麻木千年之久。

我没有眼泪,不懂人情事放。

因此每一个人都敢来羞辱我。

连那小小的孩子也敢蹿上我的肩头,

将我当做他们玩乐的工具。

于是在某个漆黑的夜晚,

因不甘污辱的我在风中抽泣,

我那已麻木千年之久的神经次颤动。

随着一声巨响我化作了残石,

述说着那屈辱的曾经!

人工受精的鉴别争执
昆明治癫痫病好的专科医院
儿童脑外伤癫痫病医院那家好
标签

上一页:远方的我素未谋面的姑娘

下一页:晨41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