鹤岗信息港

当前位置:

江南连载玄幻花季流年第三十七章江山文学网

2019/07/13 来源:鹤岗信息港

导读

程湘明感到“红莲仙姑”飘临自己的身边是那么的自然、轻盈,没有给人一点神圣、庄严的感觉。程湘明只感受到一袭强厚的气场随着子时的冉冉清气,悄然袭

程湘明感到“红莲仙姑”飘临自己的身边是那么的自然、轻盈,没有给人一点神圣、庄严的感觉。程湘明只感受到一袭强厚的气场随着子时的冉冉清气,悄然袭身而来,如-团温暖的彩棉,将自己温馨地包裹,周身温暖起来,有一种类似于被关怀的幸福温暖感触——浸透了整个身、心。程湘明明白,这是彼此巨大的能量反差和功德差距造成的“气场压”。自己正被自然“带功”,功力很快会有一个质的飞跃。  “红莲仙姑”首先走上前来与上官文清老先生亲热地握了握手,嘴里说道:“老先生辛苦了。”上官文清老先生也谦逊地答道:“红莲仙姑辛苦了!”然后,仙姑轻风飘移到程湘明跟前,象个孩子似的,露出了甜美的笑容,嘴里说道:“贵哥,我们总算又见面了喔,500年了嘢,我也好想念你们的。”听了这话,程湘明感到意外、吃惊!抬起头来,上下打亮了眼前的仙人,只见眼前正笑盈盈地立着一位十八、九岁的姑娘,脑后还扎了两个羊角短辫,大大的眼睛,丰融的笑脸,在月光下显得那么的天真无邪,美丽楚楚;一米六左右的身材,不胖不瘦,身着一身斜扣的淡雅古装小花夏装,将身材勾勒的线条分明,给人一种涓洁、纯朴的美感。特别是脚下穿着一双黑面白底的千层底布鞋,让人怎么看怎么象-位上山打柴的村姑,怎么会是一位“仙姑”呢?程湘明私自想着,不自觉地暗笑了起来。他的笑魇没有逃过“红莲仙姑”细微的动察,她的脸上也露出了淡雅的笑意,嘴里问道:“你觉得我似打柴的村姑?”程湘明羞涩地点了点头,笑的更灿烂了。大伙都觉的有趣,跟笑起来。“红莲仙姑”说:“是的,我曾经也常上山打柴,曾跟你在老家时一样调皮。”听了这话,程湘明觉得特别亲切,哪象是在与云蒸雾罩的仙人相会?倒更象是遇上了童年的伙伴!  “红莲仙姑”转身,指着一位身材高大魁武的大汉,对程湘明说:“这位是“闽都之神”,你们也曾相熟识的,说细了,你还是他的救命恩人。你有恩于他的。”大汉轻轻地点了点头,嘴里说道:“正是,小将军曾对我有救命之恩。”这时程湘明才转过头去,细看后面跟来的这位大汉,只见他硕高的身材,体骼强壮,全身上下散发出一股灼人的英气,五官虽然粗旷,却也不失清秀,全是美男子的迷人魅力!这时“红莲仙姑”发话了:“你还记得前世,在闽地,翠清山的那段经历吗?”程湘明有些茫然。“红莲仙姑”提醒他:“在行军途中。”“闽都之神”接话:“对的。”程湘明赶紧闭上眼晴,让天眼往回看。可眼前一片混乱,似乎人很多,吵吵嚷嚷的,都带着刀剑,周围全是参天大树,并未见到眼前的“闽都之神”?也没见到有什么救人的打斗场面,就觉得奇了?问道:“我并没有见到您啊?也没有救人,怎么就成了您的恩人?”“红莲仙姑”继续引导,说道:“你继续往前路的道上看。”程湘明这时才将自己的天眼往前移,惊愕地发现,道上,石岗下正横卧着一条黑色的巨蟒,身子足有水桶般粗细,将整个去途阻隔了,身子两头在树林里,只留下中间身断在路上,程湘明明白了,现场的许多好汉正主张将挡道的巨蟒剁杀了。唯独只有他,年青气盛,正伸开双臂拦着大家,嘴里说着什么。这时“闽都之神”发话了:“那巨蟒便是本神。那个夏日正在蜕一次的皮——就可以羽化成龙了。可谁想你们正行军至此。当时,我正疼的个半死,哪还有精力反抗、逃遁?还好是小将军菩萨心肠,力排众议,让我躲过了一劫,才得以顺利成仙。今日相见,不胜感激!”说着话还作了一揖,程湘明有些不好意思,嘴里说道:“这,纯属偶然。”这时,很久不说话的上官文清老先生插话了,嘴里说道:“话不能这么说,什么‘纯属偶然’?这是一个人的本性表现。要表扬。”程湘明笑了,众人也笑。  笑声停了,“闽都之神”走上前,伸出右手与程湘明握手,嘴里同时说道:“我代表闽都众神欢迎你,希望你在闽地的三年活的如意、愉快!”接囗又开玩笑地说道:“只是,我们闽地山林间多虫蛇,众人多害怕、讨厌蛇类的人多,你不要被吓倒就行。”程湘明高兴地笑笑说道:“不会的。我已经会许多动物的语言,包括蛇类的语言。我现在身边就有两条蟒蛇徒弟,它们与我相处的挺好的。”“闽都之神”也有些惊喜:“是吗?那太了不起了。”在旁边听话的上官文清老先生也露出了意外、惊奇的表情。  “红莲仙姑”淡淡地笑问:“你还记得起我是谁吗?”程湘明夯实地摇了摇头,如实的回答:“岁月太长,一时想不起来了。”“红莲仙怙”笑的更有趣了:“其实我们的缘份远在天边,近在眼前,你与我旧日的主人现在还朝夕相处着呢。”程湘明有些困惑,不敢相信地望着“红莲仙姑”,嘴里不自觉地问道:“难道你就是今日洪杜鹃的……?”还未待程湘明的话问完,“红莲仙姑”己打断了他的问话,嘴里说道:“正是。……那日我为你们传送完信,你俩在雨花台一别,我们便一同南下了。逃亡的途中,小姐还常常拿出你的雨花石不停的痴想、观望。当时我还真羡慕你们,在心里默默地祈祷:愿天下有情人终成眷属!可不久,你就被充军前线了。再不久,就传来了你战死沙场的消息。小姐当时伤痛欲绝,都怪自己的堂兄权重无情!也只能默默的以汨洗脸,那年月感情是不能张扬的啊,特别是对于我们这些闺中的女子,这你知道的。”说话间上官文清老先生请大伙入座,沏上淡香的青茶。“红莲仙姑”望望大家接着说:“其实,那个时代已经是一个被推枯拉朽的年月,朝廷里哪怕是在仓皇逃亡的途中也没忘了奢逸享受,整日里只会派人去与蒙军和淡,丧权辱国。许多忠臣名将都死在奸贼的手里。象你当时,虽然称不上将军名将,却也是禁卫军里面一位年青有为,身怀绝技的奇人,你的轻功相当了得,当时救小姐时是我亲眼所见,你从人头攒动的空中飘飞过来,一把拽住了马缰,气力神大!烈马片刻动弹不得。然后一把搀住了小脚趔趄的小姐。当时我惊呆了,全场的百姓也被惊呆了。但没有人说话,各自散去,因为,那时男女授受不清是被人看不上眼的,还有一些人双手将眼睛蒙上,叽叽咕咕的走人。”说到这里“红莲仙姑”也忍禁不住淡笑起来。  这时,上官文清老先生插话了:“那,‘仙姑’你是什么时候悟道入佛界的呢?”“红莲仙姑”犹豫了一下,然后缓缓地萌了一口茶,轻声地说道:“这,如果要说起来,那也话长了,也得从三世前,翠清县与湘贵哥一别之后,我看透了人世间的许多无奈与悲惨,特别是我们女子的许多无奈与悲惨之后,决心遁入空门,一洗尘烦。当时,悄悄征得小姐的默许,一日上山,在县南的‘南犄庵’,以拜佛为名,小姐回府就说我走失了,将我寄居给当时的‘南犄庵’老尼‘荷花居士’。”湘明插话:“小姐府上就不会追查吗?”仙姑答:“当时兵荒马乱的,走失的大臣官兵尚且不少,只要小姐同意不说,谁又有精力来寻找一个下人?”她接着说:“就这样,我算是顺利入了空门。不出一年之后,宋军便离开了翠清县,向东逃去。很快蒙军便占领了翠清县。还好‘南犄庵’是翠清县不起眼的破败小庵,平日少有人光顾,也未引起新官府的注意。就这样,我与‘荷花庵主’隐居下来,潜心研读,用心参禅,几十年的功力,总算稍有所得。  一日,荷庵主坐化前,将我叫到跟前,语重心长地对我说:‘小翠【她给我取的小名】潜心修行吧,你会有更多心得的。今后你会有大事要做。’我听话地点头,她就这样静默无声地圆寂了。”大家听了无话。她接着说:“从此,我谆记师傅的教诲,更加潜心的修行。终于有一天,我在静坐时又见到了师博,师博来到我身边对我说:‘跟我走吧,我带你去见‘观音大士。’于是,我的魂灵在寂静中跟着师傅走,心中好不欢喜!来到-处翠竹的净地,只见‘观音大士’盘坐莲盘,素洁光亮,身后紫气蒸腾,四周霞蔚云氛,彩雀静飞。大士慈悲地对我说:“翠妹啊,你一心向佛,潜心修行,九九八十一部佛经也能倒背如流,平日里对自己的心性要求也极为苛严,可见你有脱胎换骨,一别尘缘之意。可是,你想过没有,人世间象你这般,曾受各色尘缘之苦,现在又不知如何解脱、开悟的凡人,随处可见,比比皆是。况且,你还有两段重要的尘缘未了。今日我就收你做莲花童女,化名‘红莲’,愿意吗?当时我好不欢喜!立刻欢喜地脆拜答应了。‘观音大士’又说:‘现在我就派你去翠清县东北山下的一淳实农家投胎,成年后你要模范修行佛法,示范给一方的百姓看,然后再次坐化以为标榜。怎么样?届时,会有人为你树碑立庙,以传佛法的。这样你将功德圆满,活的有意义又服务众生,这是多么高尚又务实的行动啊。愿意吗?’我当时就欢喜地答应了。‘观音大土’拂尘一扫,我便有了这一世的经历与功德。修行中,我也一直在默默地等待着你和小姐的到来,好再续前缘,可足足等了两百多年,我也知道小姐早己再次降生在翠清县,可贵哥你末至,一直无法再缘前缘。好期盼喔!今日一见,贵哥的功力竟也修行的如此了的,真是太令人高兴了!当然,你也有你的人生使命,当下暂时不说,我们还是叙叙旧吧。”上官文清老先生听完,深有感触地说:“原来你们都有如此深厚的渊源与情谊,怪不得你们指名要我带程湘明来见面,真是一面不易啊!应当珍惜。”然后快乐地说:“喝茶,喝茶。”大家都更加轻松快乐起来。  这时,程湘明突然来了兴趣,问“红莲仙姑”:“我俩能握个手吗?”大伙都有些困惑,“红莲仙姑”问:“怎么了?”程湘明不好意思地摸摸头:“我想看看你是否跟我-样的肉身。”人伙听了愣了一下,然后各自发出了笑声。   共 3695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男生好心拉架被误伤捅破阴囊致睾丸受伤
昆明治疗癫痫病好的专科医院
昆明治疗癫痫病哪的医院效果好
标签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