鹤岗信息港

当前位置:

那日太阳弯弯江山文学网

2019/07/14 来源:鹤岗信息港

导读

夜晚终是黑暗,没有风,天上的云很淡。白色一团一团,不知是睡了还是累了,如果下雨,莫是它的悲伤。  云朵,白的贴心。床旁的“一一”,那双眼孤独

夜晚终是黑暗,没有风,天上的云很淡。白色一团一团,不知是睡了还是累了,如果下雨,莫是它的悲伤。  云朵,白的贴心。床旁的“一一”,那双眼孤独的盯向窗外,窗外的云一团一团的,它眼中的白色也一团一团的。  一一,你哭了吗?你没有泪,为什么让人觉得心疼?它趴在笼子里静静地,像一团白色的雾。这么晚了,你也不睡。  在这喧嚣的城市,安静像是乞讨,施舍安静的人又那么少。我就像片孤独的叶子,不着边际的飘,寻不到安静的彼岸。一一也一样,捡它的那天,它像朵死掉的蒲公英趴在路边,捡起一看,是只白鼠。  它奄奄一息,微微能看到的呼吸起伏,轻的看不清,确实快死了。  我管它叫“一一”,我是一个人,它也是自己一个,就叫“一一”吧。一一,老鼠世界也喧嚣吗?你们会为了一粒米打的头破血流吗?  那日带它回家,炒股炒疯了的爸爸见我带回去一只白鼠,喝斥我立刻扔掉!白色不吉利!我说不,我就要它,它是我的!  “那把它涂成红色,红色吉利!”  红色吉利,却吓到怀里的一一,身子一抖一抖的。  “我就要白色!我喜欢白色!以后我就和它一样穿白色的衣服!”  “死丫头惯疯了!”他的脸像饿狼,他可是我爸,我爸像只恶狼……  风雨过后,不是彩虹。这是第几百个巴掌呢?不记得了,反正每次都是这样。他又是从什么时候开始打我的脸,也不记得了。记忆里他爱炒股,股是他的命,我却是他的累赘。他打了我不再说话,我也不说,手捧着一一回了房。  被打的半边脸一抖一抖的丝丝的疼,一一也一抖一抖的,像是为谁心疼。一一呀,我早忘记心疼的感觉,你也忘了吧,外面没有我的世界亦没有你的,这个世界没有心疼我们,你就忘了吧。  忘了老师们当着全班四十八个人打我脸,忘了我妈那一年出走未回,忘了男孩子拿石块砸破我的头,忘了我爸折了钱喝酒揍我。可我越是想忘却越忘不了,人的记忆什么时候可恶到这种程度了……  一一像团雾,雾气渐渐扩散,它也渐渐强壮。  老鼠不会说话,它们有它们的语言。我说话它也听不懂,可它愿意听,趴在笼子里安安静静的听,像个朋友。老师们经常说“小动物是我们的朋友”,可他们还不是一样虐待生灵?虚伪,虚伪的面具下都是丑陋。  这个春季比往年都短,像本薄薄的小说,“唰唰”的被翻过后,再往回看却没有一点春色。春天万物复苏,家却是终年的死寂。  除了股,他爱的还有酒。  他喝酒的时候家里没有人,每次他要喝酒我都跑得远远的,一一来了后,我会和它一起跑得远远的,跑进家后面的树林里。林子没有酒气,清醒。  “他喝了酒会摔东西,桌子上的橱子里的都摔,一一,你说他会不会把自己从楼上摔下去?可窗子是防盗的,他出不去。”  一一爬出笼子转圈,白色小球怎么看也不像老鼠,倒像个公主,白雪公主。  “一一呀,什么时候你的白马王子来接你,你就跟他走吧。然后生一大团云彩,多幸福呀!”  洒农药的车子喷洒过每一棵树,可怜的我们也被消了毒。难道我和一一很原生态吗?都绿的回归大自然了?要让我爸知道养了两个不吉利的东西,又得抡巴掌。  一一的眼睛不知是因为农药还是因为别的什么,红红的,真有点像滴了某某眼药水,滋滋的闪着光。  古彦来找我的时候,黄昏早过了。我有些累的躺在草地上,好像自己真成了草。夜晚真好,看不见周围的一切,又那么安静,世界真的缺少安静。  古彦是个“数字精”,脑子跟一计算器似的,鼻子就是典型的数字“6”。爸喜欢他,也因为他是个“数字精”。  “你爸找你呢,回去吧。”  一一听见声响眨眨眼,翻个身又睡了。  “天这么黑你不怕吗?”  “有一一陪,不怕。”  古彦抿了嘴,“以后你可以去找我,我陪你。”  “不用,我们又不是很熟。”  “喂!我们可是邻居!”  对,我们是邻居。谁都不会对我说“我们是朋友”,连他也不会。看吧,我身边有数不尽的邻居……  “你别老这么安静,会得自闭症!”  他也是喧嚣世界的一份子,每天不是晨起晾嗓子就是整晚的敲架子鼓,练就了我听雷声就跟听流行音乐一样的本领。  “你爸赔了钱心情不好,顺着他。”  “你怎么知道?”  古彦坏坏的笑,“我算的。”  数字精!  “还有,你爸让你扔了它。”古彦指着一一,“别带它回家。”  “他有本事就连我也扔了!”  古彦撇撇嘴没再说话。  那个家又被扫荡了,满地的碎玻璃片,空气中还混杂着浓浓的酒气。在爸的生命里,股还是比我重要。那晚他重现了霸王龙的眼神,古彦当在我前面,也当在我手中的一一前面。一一那么胖,却被我爸爆炸般的声音吓的跳舞……  “和你爸打个赌吧。”古彦说。  “打什么赌?”  “明天有日食,你爸迷信,就赌明天的日食,如果大白天天黑,你爸一定会认为是老天爷发怒了。”古彦眨眨眼,“偏偏他应该出不了事吧!”  老天爷发怒?我信古彦,不只因为他是个“数字精”,也因为他是我的“邻居”。  一一成了我与爸之间的赌物,我用朋友做了赌物……  一一睡了,很安静,就是我喜欢的那种安静。可我又觉得一一哭了,虽然没有泪。也许明天真的会像古彦说的那样出现日食,可如果没有呢?闭上眼,安静显得可怕。  与一一相同,我穿了白色的衣服。  广场上站满了人,古彦对我笑,“他们全都是来看日食的,你爸可不知道。”  等了一分钟,又等了一小时,有一小时……  当月亮渐渐包拢太阳的时候,圆变成了半圆,再继续变小。我窃喜的看向爸,他的双眼已经因生气变了色……  “爸!我赢了!”  “再等等,你昨晚说的可是天黑!”  古彦又笑,“那就再等等。”  等天黑,就等天黑好了。  周围暗了,像眨眼的黄昏。古彦和爸也变暗了,侧脸成了古人。周围的小孩子依偎着大人,他们脸上挂的笑,像把刀插进我的胸口。  等日食,等天黑。天却没有黑,那天的日偏食,弯弯的太阳像月亮。  “古彦!你个骗子!”  古彦慌张的看着我,“我不知道,真的……”  “那一一怎么办?你说怎么办?”  “扔掉!”爸夺过我手中的一一,骑上自行车跑了。  我不知道是怎样追上爸的,喘不过气,也没了力气。赶到的时候,一一已经进了池塘,池水一波一波荡漾,看不到一抹白。  “行了,回家!”爸调头骑上自行车,又走了。他的身影为什么那样冷淡,他喝的是酒,可为什么他对我的感情只有酒的颜色,而没有酒的刚烈。  古彦骑车来的时候,是黄昏。他说了些什么,我竟一句没听清。昨晚一一真的哭了,它早知道自己会死,它早知道今天出现的会是一个弯弯的太阳。  我用朋友做赌物,侵蚀它眼泪的人是我。池塘埋了一一的尸体,没飘上来。  一个星期吧,那天我终于又见到了它。那时的它已经腐烂了,浑身上下没有一块完整的肉,它的头也烂了,可我总觉得它在流泪,流满了整个池塘。  池水一波一波的,满满的咸水。我没哭,这次是果真不知道什么叫“心疼”了。古彦一张昏暗的脸,又是一张邻居脸…… 共 2888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哈尔滨专治男科研究院
云南哪家治癫痫研究院好
酒精对癫痫有好处吗?
标签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