鹤岗信息港

当前位置:

疫情来袭饲料企业减产降价

2019/09/14 来源:鹤岗信息港

导读

疫情来袭 饲料企业减产降价禽流感疫情发生以来,上海、浙江先后停止了活禽交易,全国范围内禽类消费出现减少,这也直接影响了更上游的禽类饲料的

疫情来袭 饲料企业减产降价

禽流感疫情发生以来,上海、浙江先后停止了活禽交易,全国范围内禽类消费出现减少,这也直接影响了更上游的禽类饲料的生产和销售。近在东北采访时了解到,受禽流感的影响,各大禽类饲料生产企业如今不得不限制和减少饲料的生产。来看我们在黑龙江的调查。

下午快两点本来应该是上班时间,进到哈尔滨一家饲料厂,看到七八个工人在打篮球。而企业的负责人安旭东就站在场边看着,脸上的表情却没有场上打球的工人那么欢快。他告诉,近他们的企业已经减产了20%,工人的活儿也少了很多。

哈尔滨联丰饲料总经理安旭东: 肯定不是满负荷 开工了能达到70%吧打球呢 打扫打扫卫生 现在休的时间比以前多了 以前工人周日也工作嘛 现在周日能休息 一周休一天有时候中间也能停下来

这家企业是以禽料为主的饲料厂。安旭东告诉我们,目前的蛋鸡、肉鸡存栏量很高,本应该是饲料销量上涨。谁知道三月底长三角禽流感疫情发生,本应该上涨的饲料销量突然减少,价格也开始不断下滑。

安旭东表示: 肉禽料肯定影响 以前肉禽料那个差不多得减半 过去时200吨 现在100吨。

哈尔滨远大牧业总经理陈文彬说: 都相对来说 下降了100左右每吨下降100左右。

在几家饲料厂的仓库,看到原料豆粕的数量并不多。负责人介绍说,豆粕价格近期在一路下行,而禽流感疫情出现后更是进一步降低了市场对未来豆粕价格的预期。眼看着饲料价格在下降,为了规避未来的风险,他们目前的原料采购也非常谨慎。

哈尔滨大牧人牧业总经理王广玉说: 常年来讲 这个时候我们要做到20天以上的库存 现在在7天左右的库存

陈文彬: 库存的量 相对有所下降现在在3000吨 在5000吨

豆粕价格不断下调 禽流感逼停榨油企业

饲料的减产直接导致了豆粕价格的下跌,而一路下行的豆粕价格又会给市场产生什么样的影响呢?在黑龙江采访时发现,随着豆粕价格的下跌,当地的榨油企业这段时间生意似乎也非常惨淡,不少企业更是直接关门停产。

在黑龙江几家大豆压榨企业,看到所有的传送带都挤在一个棚子的下面,上面落满灰尘。整个工厂空空荡荡几乎看不到人,几个工人在场地内收拾卫生,还有的工人在检修设备。负责人告诉我们这些工厂都处于停产状态。

哈尔滨工大油厂副总经理吴春雨说: 生产的时候应该是送辆车 很多排队 送粮 然后 运豆粕 运豆油的车很多 车水马龙 现在非常萧条。

哈尔滨信财粮油总经理王信表示: 工作人员在那边检修设备 设备检修完了就放着呗 其余工人都放假了 走向社会 企业负担不起 工人工资。

黑龙江省大豆协会副秘书长王小语说: 禽流感之前开工数量有一段时间还算不错 能达到两成左右 目前可能一成都不到。

实际上春节以后黑龙江的大豆压榨企业开工率并不高,而吴春雨所在的这家企业是为数不多开工的企业之一。本来想坚持着生产,起码能摊掉一些固定费用,没想到禽流感疫情发生,豆粕价格每吨瞬间下跌150元,一根稻草压在了苦苦坚持的企业身上,不得不停产。

吴春雨: 禽流感消息出来之前应该在4100块钱左右 按照4100块钱算 我们也亏损

但是那时候企业可以维持生产 企业还可以接受

现在呢 如果要生产 一吨要赔三百到四百元。

王信: 现在产品出来之后 市场也不认可 要赔钱

要赔很多钱 近又有禽流感发生 饲料行业不好 我们终端不好。

对于未来的市场,几家企业都不看好。目前豆粕价格在3900多元每吨,豆油更是跌到了八千多块钱一吨,一斤豆油甚至不如一斤矿泉水贵了。按照这样的售价,大豆成本应该在4200块钱左右。实际上目前的大豆价格却是每吨4800元。而随着禽流感的疫情加重,豆粕价格仍在下跌,企业开工的日子遥遥无期。

吴春雨: 现在无法预计应该五六月份都可能无法生产 短期内无法生产。

豆粕贸易商发货锐减三成

饲料企业减产,而榨油的工厂又无奈关门,今年的豆粕市场看来形势不太乐观。随着禽流感疫情的不断发展,市场上对饲料的需求已经越来越低,在采访中了解到,近期豆粕贸易商的流通量锐减了三成,算下来一个月的收入预计将减少五分之二。

周长艳在豆粕贸易这个行当里打拼了十五年,见到她时她正给客户打联系业务。说起近禽流感疫情的发生,她也很无奈。她拿出两沓合同,一沓是禽流感之后一个星期的发货合同,另一沓是之前一个星期的发货合同,禽流感之后合同的厚度薄了一半。

哈尔滨豆粕贸易商周长艳: 五天左右有这么多合同 这是年前的合同 五天有这么多 现在五天少了很多 少了几乎一半。

周长艳告诉我们,她以前很忙,每天都在忙着调货、联系业务。而现在不但合同少了,每一单的要货量也少了很多。现在她每天的走货量比往常减少了三成以上。

周长艳: 之前大约每个月走7000吨 由于禽流感 宰杀一部分加上阻力行情不好预计大约有4000吨 4500吨左右 大约少了30%。

哈尔滨联丰饲料总经理安旭东: 鸡不入栏了 白鸡40多天 下一批不养了 慢慢就下来了。

要货的次数减少,每次的量减少,而目前由于豆粕价格下跌,企业采购缓慢,豆粕贸易的利润也越来越低。每个月贸易商的数量也比往常减少了4成。

周长艳: 10块钱左右一吨 之前 在15吧 你算过没有近行情不好 (预计)每个月少赚三四万块钱

整个收入是五分之二 每个月少赚五分之二。

黑龙江省大豆协会副秘书长王小语: 您有没有算过禽流感之后豆粕流通量少了多少 初步测算在三成四成左右吧 这么个数字吧。

(作者:佚名)


微信开发小程序
开发微商城费用多少
微店卖什么
标签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