鹤岗信息港

当前位置:

流浪仙人 第1522章 森林母神的机会

2020/02/15 来源:鹤岗信息港

导读

流浪仙人 第1522章 森林母神的机会“由我方出一笔战争物品给蛇王镇压叛军,金色魔纹会为这笔钱款做还款担保。。2个月后蛇王以较低价格出

流浪仙人 第1522章 森林母神的机会

“由我方出一笔战争物品给蛇王镇压叛军,金色魔纹会为这笔钱款做还款担保。。2个月后蛇王以较低价格出售一片货物给我方,偿还款项。而三塔联合会将按照市场价收购这些货物。如果3个月后蛇王无法偿还款项,那就由金色魔纹会以较高的价格向我方收购一批传讯术魔棒和其他魔法物品,以此偿还款项。”使团在巡洋舰dǐng部的简易大凉棚里,一边品尝本地特殊的植物茶与蜂蜜调和饮料,一边郃子等人讲述了大致的情况:“总的来説,我方在金钱上不吃亏。而且蛇王镇压了叛乱,也对我们的和谈有好处。”

“怎么这么绕?”旁边的仙黛尔自己在嘀咕:“金色魔纹会直接把钱给蛇王不就行了吗?”这话被东郃子听到,便答:“这就是用利益,把我们几方都捆绑起来。用贸易把政治、军事捆绑起来。只有捆绑起来才能大财呀。他们的什么2个月、3个月,估计都是盘算好了,这几个月份后头就要出什么事情,好让他们卖货财。説不定他们也在别处煽风diǎn火的,正要卖东西给别人。”

然后东郃子回头对使者説:“金色魔纹会势力太大又太远,他们要是赖账

,我们也没办法。而且我们是在奥法联合会的地盘上,要是爆出勾结外人金色魔纹会的消息,会对我们很不利!就算奥法联合会不想收拾我们,消息一旦被金色魔纹会有意捅出去。被大众知道,那么奥法联合会为了挽回他们尊严,就不得不动手收拾我们了。然后有人再跑去王都参我们一个‘勾结蛇人’的罪名,那就有的受了。这事儿不好办!”

“金色魔纹会会坑我们?”仙黛尔有diǎn儿想不通:“那他们以后还做不做买卖啦?不怕坏了名声?”东郃子笑了:“他们暗中坑我们,暗中把我们的事情捅出去。你有什么证据来证明是他们干的?像这样坑队友的破事,坎瑞迈阿不是玩了一遍又一遍吗?做中小贸易,靠法律罩着;做大贸易,却是靠拳头和形势罩着。我们的拳头不够大、形势又不利。还是别答应此事。”

使者则説:“但蛇王这边确实抵抗的吃力。万一他挡不住了,蛇国大变,再有人暗中支持那些边境的蛇人。那就对我们不好了。金色魔纹会可以赖账。蛇王赖不掉。万一这事儿做成了。我们就可以和金色魔纹会牵上线,对将来大展有利啊。您不是经常劝公爵向这方面展吗?”

东郃子答道:“做了狮子才能摆脱绵羊的命运。但成为狮子的道路却是非常艰险的!上次我回去的报告里就已经説了:蛇国的几个传送门大多通向南方,在金色魔纹会势力周围。但奥法联合会不希望金色魔纹会的势力渗透过来,已经利用好几方势力插手进来。估计要把这里彻底搅黄。坚决不让这条贸易路线成型!这种大势。我们是很难对抗的,所以我还是反对过于冒险。根据我这段时间的观察,我们的策略应该是利用这种乱象。干脆把蛇国裂了!培植攀附我们的势力,尤其是那些生产贸易产品的地方势力。因为奥法联合会只是不想让这里成为贸易商路,不想南方的东西和人员、势力过来,但要做个生产基地,还是可以接受的。反正没触犯他们的底线。”

“这~~~”使者犹豫了一阵:“公爵已经派人联系了这边金色魔纹会的人。您还是亲自与公爵联络一下,确定下一步的方案。”

在满是人类、地精、鱼人甚至还有几个半人马的商业街旁有一座高大的石质建筑——这是蛇国里高阶人员往来的上等建筑。在一间被多重魔法保护的厅堂里,东郃子直接把下一步的方案告诉金色魔纹会的代表:“讲那么多废话有什么用?你们会为蛇国这个贸易节diǎn流多少血?听説奥法联合会这边也有传送门通往你们的势力范围,你们戳他们痛处,他们也戳你们痛处,其实痛的还是当地人。只是他们被人当枪使了,还以为是自己心甘情愿。恕我直言,我不认为你们会为了蛇王的计划,帮他赴汤蹈火。”

“但如果蛇王垮台了,你们也得不到生产基地。”对面穿着严整、额头纹着闪亮高等法纹的金色魔纹会代表直言道:“贵方在此接触多方势力,所图也是不小。难道就此放弃?”然后他得到东郃子的坚决答复:“这边的买卖能赚就赚,不能赚就算了。反正以前也没做过什么买卖。只要战火烧不到我们边境,我们也不会损失什么。”

对方皱眉:“您专程过来,就是为了説这个?”对面东郃子微笑起来:“本地的生意不能做,外地的买卖还可以搞的嘛。公爵本人想与你们合作,做些品买卖。”对方嗤笑了一下:“刚才还説公爵就担心被奥法联合会揪住,找他算账。现在怎么又不怕了?奥法联合会看到你们买卖我们的东西,不照样要恼羞成怒吗?”

东郃子答道:“你心里不高兴就跟我扯这些谎,但这样做只能少了一条贸易途径——奥法联合会的战略是在本地。你们两家虽然敌对,但只是在本地敌对。而我们,只要不在本地打搅奥法联合会的计划,就不算加入你们阵营,人家管我们干嘛?在北方卖你们南方品的商家多了,也没见谁被奥法联合会算账。这就是国际贸易嘛,一边互砍,一边互贸。在砍与贸中削敌壮己,取得胜利。”

见东郃子不想讨价还价,对方也知趣的收了伎俩:“凡多伦公爵有你们这些见识不俗的人,看来不是池中物。他想买卖什么东西?”东郃子説:“货品清单明天给你们送来。但我们要现金或者对应的货物!不接受其他金融票据~~~”当对方扯脸笑了一下:“真挑,不过大家可以谈谈。”

接下来的气氛就融洽多了。觥筹交错之间,对方甚至叫来几个南方的少年美女来跳舞助兴。这些少女与北方的多有不同,身体各部分的线条都很明晰,略似地球的南美混血种,但肤色还是白的,而色则多种多样,都是色泽闪闪,非常光顺漂亮。再配合着她们多彩的彩色衣衫和美妙飞扬的肢体,确实是一副令人心动不已的美妙画卷。

而大家对南方的‘待客礼节’都很清楚,连波努克都盯上其中两个面容姣好的高挑少女。只有东郃子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当宴会结束。所有的人。不管金色魔纹会还是使团的,都各自拥着一两名媚笑可爱的少女,到上面的房间办好事去了。东郃子却摇身化作一缕青烟,独自飞回城外去了。

在巨蛛般的6地巡洋舰内。他把几个核心的六甲神卫招来。告诉他们重要决定:“我将请凡多伦公爵与金色魔纹会的势力进行商贸往来。他们不能直接接触。需要一些中间商。另外西大6南边的货币和票据也不一样,要搞兑换等事,也可以从中牟利。这些事情我们可以接手!”

几位核心人物大多是乡土出生。还有一位是深山猎户出身的,要他们打架或造器具是很对他们胃口的,可一听这种高端的买卖,顿时心里虚:“我们从没做过这些东西。做寻常买卖是没问题,可您説的~~~好像蛮复杂的样子~~~听説只有算学能力强的人才能干那些~~~”

“怕什么!”东郃子呵斥道:“你们以为有多难?又不是要你们搞国家性的货币流和风险控制,只是从中盘剥钱财罢了。关键是要组织严密、触手广阔、信息灵通。现在你们分布在各地,正是触手广阔;练得六甲神卫之术,不管是探查还是传讯,皆比普通法师强,这正是信息灵通。我们又建立了一个‘元素和合法阵’的工场,基本的组织有了。现在就要将其扩大化、严密化。”

“到时候,凡多伦公爵和这里的蛇人领主就成了帮我们打工的下手。”东郃子沉声道:“而我们则可以建立一个横跨整个西大6甚至横跨多个大6的隐性王国!!与那些金色魔纹会、奥法联合会,成为同一层面的势力!!”

“啊??”几个六甲神卫和牧师都很吃惊,他们已经是森林母神教会的中高层,视野早就跳出自己出生的村镇与郊野,知道这世上除了众人可见的大大小小政权王国外,还有许许多多‘隐性的王国、隐性的贵族’,它们甚至高居在众多政权王国之上,乃至诱这些政权王国的内乱和相互合作、厮杀。像金色魔纹会、奥法联合会,説是一个‘会’,其实就是一个‘国’!他们的边界横跨西大6南方与北方,入籍条件不是血缘而是‘具备足够的奥术能力或特殊经济关系’。

而森林母神的教会势力,虽然也属于‘隐性的王国’但太松散了!而且分散在各地,连稍大一diǎn儿的政权都对付不了,更别提那种那些高高在上的‘王国’。若是能登上那些层次,简直就是鲤鱼跃龙门,让人既激动又害怕:“我们六甲神卫能力虽高,但比起奥术还是不及。怎能比的上他们?”

东郃子説道:“又没让你们去挑战它们,只是越到他们那个层面。你们难道不想吗?”众人惊喜又心虚的面面相觑了一阵,又纷纷diǎn头:“当然求之不得!现在要做什么?我们马上去办!”当他们以为要去办什么了不得的历史性大事时,却被东郃子扔来一句不着边际的话:“先编一本通识教学书,让大众还有你们的小孩儿都学学。了解基本的贸易组织构成原因及方法、组织合作与斗争方法,知晓世间无常与因地制宜。否则,底层都是一群没见识、不懂得现代生产与贸易的人,用满脑子日常俗事思想怎么能建立高水平的王国?”

“编书?”几位高层人物几乎无语:“我们这些打猎、走荒野的人,虽然知道做买卖的一些道理。但要编出大道理的书来。这~~~这不是我们的本行呀。”

但东郃子抬手指过来反问道:“你们学了六甲神卫的知识,是否了解人体五脏六腑、髓血筋肉的关系。”几人diǎn头道:“都是了解的,若不了解,也无法将自然能量引入体内,重塑身躯。”

东郃子便説:“五脏六腑的配合运行、髓血筋肉的相互辅助关系,就是一个组织内部分工协作、共作共享的范例!如何调整他们的关系,使之运行良好,这就是调整组织的方法活例子。正可以触类旁通,从日常六甲神卫的知识延伸到组织建设中去。”

众人欣然允诺。

东郃子又问:“你们是否了解森林与荒野中各种动物相互斗争、相互合作的故事?”几人都diǎn头道:“从小就听説,长大后也见过许多。”

东郃子便説:“这正是组织与组织之间相互合作、相互斗争、相互利用的范例!你们让各地的六甲神卫和牧师将这样的知识广泛集结起来。正可以触类旁通。延伸到组织合作与斗争方法中去。”

众人又欣然允诺

东郃子再问:“你们巡林客分散在世间各地,横跨山川大海乃至数百国,有人类亦有非人类。难道不晓得世间风俗各异的情况?譬如有的部族认为男尊女卑、一男配数女是天经地义,有的部族认为女尊男卑、一女配数男是地义天经。有人认为火化亲人是神圣至上。埋尸土地是大逆不道;有人则认为埋尸土地是神圣至上。火化尸体是大逆不道。又有各种习俗千差万别、相互矛盾。有的宗教説。马是奇蹄动物,是不洁的,不可食用;但有的部族则认为。马是天神所赐的宝物,它们的肉是圣洁的待客礼物。有的宗教説食用血液是被神灵诅咒的恶行;有人则説弃血不食,是对万灵主宰的亵渎,因为血液是天地与生命的中介。宰杀牲畜时必须将血液干净的收集起来,及时煮熟了吃。像这样差异极大的习俗,难道你们都没听説过?”几人都説:“下面的人不知道,但我们上面的人是知道的。”

东郃子便説:“所以你们应当将这些习俗和他们的成因编撰成书,让底层人教徒和孩子有广播的知识,了解世事无常的真理,懂得因地制宜。免于狭隘和顽固的教条主义蠢行!这样,他们的视野和心胸才会开阔,才能灵活而适当的行走在各地。”

众人都很高兴:“原来我们早已有这么多素材了,可我们自己却不知道。多谢尊者的教诲,我们这就请教中长老们组织人手去办。”

重要的事情交待完毕,只等公爵人一到,交接之后就可以回去了。东郃子又将心思放在了‘元素融合法阵’上,但第二天却出了diǎn儿事——有!个留宿城内的使团人员没有回来,联系金色魔纹会时,他们説那人昨天晚上就离开了。正当有人议论:“难道奥法联合会下了黑手?”时,又有蛇人侍者带着国王的信来了:“陛下有重要事情与您单独商议,请到王宫里面去一下。”

东郃子皱眉沉吟了一下:“我去换身衣服,请等一等。”结果这一换就将近2o分钟,蛇王使者都不耐烦了,他才姗姗来迟的出来,突然抓住波努克的手説:“你也陪我去一趟吧。帮我做个记录。”

波努克眼皮都没眨的‘嗯’了一下。就在仙黛尔等熟人暗觉诧异‘让波努克这种粗人去做记录?没搞错吧?’却见东郃子叫来使团的副团长:“我去了之后,这里的事情交给你全权处理。无论生什么事情,先要保证我们的人员安全。”随后他就和波努克两个人,跟随使者进了犹如山峦叠嶂的磐石蛇城。

正当仙黛尔等人嘀咕着:“要波努克做记录?这是怎么回事儿?”斜对面的副团长就忽然严肃下令:“立刻通知舰外所有人员,命他们火赶回来!所有人员做好随时撤离这里的准备!所有会法术的人立刻去准备你们的法术。”

后知后觉的仙黛尔还没弄明白怎么回事儿:“到底怎么了?麦哲伦牧师不是去城里了吗?你怎么要撤离?你要把他丢在这里吗?”却见副团长答道:“刚才麦哲伦先生已经下了命令,城里有极大的危险,要我们做好随时撤退的准备!!”

——————————————————————————————————————

头戴精金王冠的蛇王正阴沉着脸,因为在早上祭祀神灵和先祖时,代表先祖的一颗宝石忽然碎裂了!

宝石可不是什么瓷器,又没受到巨大的压力或温度侵袭,怎么会突然爆裂?这绝不是偶然的‘物理现象’。在这个充满魔法和奇幻的世界里,这情况肯定代表有事情生!他连连命人在宫内宫外到处探查,看是否出现异常。

很快,就有侍者急匆匆赶回来,报告了一个惊人消息:“城里有成千上万人暴动了!他们高喊着‘打倒**王权、反对鬃绞迫害,必须尊重人民血祭神灵的自由,维护我们神圣的传统文化’,已经快把王宫包围了!陛下,请尽快兵镇压!”

而蛇王却暗叫一声:“坏了!王宫侍卫被买通了!!我命休矣!”

——————————————————————————————————————

ps——每天一次推荐,一个diǎn击,也是一种贡献。希望这里能欣欣向荣。

近好几件重要私事要处理,更新有些不稳定。请诸位读者见谅。

另外,推荐一个半爽的书,国之大贼。当然,合理性什么的,就丢去喂狗吧。未完待续。。

标签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