鹤岗信息港

当前位置:

Keso版权是个伪命题

2019/05/14 来源:鹤岗信息港

导读

大约从去年开始,在我们这个一向不知版权为何物的国家,版权忽然成了个热门关键词。一时间,版权的拳头和唾沫星子一起上下翻飞,朝气蓬勃的互联行业,

大约从去年开始,在我们这个一向不知版权为何物的国家,版权忽然成了个热门关键词。一时间,版权的拳头和唾沫星子一起上下翻飞,朝气蓬勃的互联行业,瞬间就变成一个烂泥潭。虽然猛一看,这些斗士们也都人五人六的宛如一群精英。可他们如此热爱烂泥潭,以至于我不能不认为,他们是一群属猪的伪精英。

进一步观察你会发现,调子唱得的人,往往是什么贡献都没有的人,他们既没有创造过任何受著作权保护的作品,也没有独门的产品和技术,更没有形成用户依赖的渠道。所以终究,他们只能把过去被踩在脚下的东西拿起来,吹吹上面的灰尘,然后就挥舞成一面旗帜--就像小偷戴上个大盖帽,就成了保持秩序的,不是警察也是城管。

在中国,喜欢拿版权当武器的,不是内容的创造者,不是出版发行机构,甚至也不是有影响力的传播平台,而是一帮混子、瘪三。所以在南方周末的音乐论坛上,我说:唱片工业从来没有养活过真正的艺术家,唱片工业养活了谁?赡养了1帮打手、一群黑帮、一批收钱的,艺术家们创造了半天,却使这帮人日子过得更好,这种模式正常吗?

如果中国互联终究走向那帮混子、瘪三所期望的版权模式,那还不如干脆让互联死掉算了。古腾堡印刷机打破了教会对《圣经》和知识的垄断,互联也必将打破围绕版权所构成的旧的利益联盟,和新的利益黑帮,从而帮助真正的创造者。所以我一直坚持认为,对互联来说,版权是个伪命题。

正好,昨天去参加了盛大文学一人一书计划以及电子书战略发布会,而这个战略恰好也跟版权有关。盛大文学的战略,我的理解,可以简单归纳为两个整合:整合上游版权资源(包括自有原创文学的版权和出版社的版权),整合下游版权内容分销资源。今天的盛大固然已经和5年前的盛大不可同日而语,盛大文学的自有资源(内容、用户和支付手段)也远超过5年前,但电子书战略会不会成为另一个盛大盒子,说实话,我不敢太乐观。

不过,盛大文学的资源整合,跟视频站的版权之争有一点明显的不同,即盛大文学应当不会一掷千金地去采购版权,而是将平台向出版社开放,让出版社自主地利用盛大平台,直接接触上亿用户,并取得收益。未来的盛大文学平台,既有用户原创的文学内容,也有出版社的内容,还有大量超过版权保护期的内容。作为平台,直接插手版权操作,是愚昧的。

对盛大文学来讲,重要的不是你拥有多少版权,而是是不是能真正建立一条直接高效的全新发行渠道,和通过这条渠道能卖掉多少内容。所以盛大文学的本质是渠道,而非版权。就像Amazon其实不拥有它所销售图书的版权,苹果其实不具有它所出售音乐作品的版权。盛大文学这条渠道,是离读者近的渠道,是便利的渠道,是能发挥数字化和互联独有优势的渠道。

作为读者,我关心的是我能读到什么;作为作者和出版社,我关心的是我能卖掉多少;作为阅读器硬件厂商,我关心的是有多少人会买我的硬件;对盛大文学平台来说,版权是个彻彻底底的伪命题,千万别拿伪命题来说事儿,那会掩盖你真正的优势。如果用视频站来类比,我想盛大文学的模式更接近YouTube,而非Hulu.

电子书现在很热,但在中国究竟能不能成就一个大市场,谁也不敢打包票。盛大文学应当立足于做数字渠道,不断增强对用户的吸引力。须知,互联企业跟传统企业相比,的不同在于,你离用户更近,你发展和维系用户的成本更低。挟用户以令版权,要比挟版权以令用户,靠谱。千万别像叔伯兄弟酷6那样,玩儿版权,那会死得很难看。

月经量多吃什么食物好
月经后期血块发黑
月经量少吃什么中药好
标签